絞股藍 Jiaogulan- AMP 活化蛋白激酶 (AMPK) 活化劑,提升能量消耗,減脂首選

0
238

當我們睡覺和運動,細胞不斷會調整其新陳代謝,以滿足身體的能量需求,並對營養供應做出反應。 

真核生物已經進化出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可以通過絲氨酸/蘇氨酸激酶 AMP 活化蛋白激酶 serine/threonine kinase AMP-activated protein kinase (AMPK) (AMPK) 複合物來感知細胞低 ATP 水平,簡單說是能量的開關制。

在身體處低能量條件下,激活AMPK 磷酸化特定酶 (AMPK phosphorylates specific enzymes) ,增加 ATP 生成並減少 ATP 消耗,這種能量開關控制細胞生長和其他幾個細胞過程,包括脂質和葡萄糖代謝,以及細胞自噬作用。

細胞不斷根據吸收營養來管理、產生和消耗能量。  

人們在冬天常進食高脂肪如羊類,因其脂肪在寒冬天, 身體因應食物成份來增加生產能量。 

ATP 是通過分解代謝過程產生的,例如葡萄糖或脂質的分解,細胞中大部分 ATP 產生在線粒體中,即氧化磷酸化 oxidative phosphorylation (OXPHOS) 的位點。當細胞將這種儲存的能量用於各種細胞過程時,ATP 會分解為 ADP,ADP 可以進一步轉化為 AMP。當細胞 ATP 水平降低時,細胞必須盡量減少能量消耗,以避免耗盡剩餘的資源。同時,必須採取緊急措施來恢復細胞能量供應,例如增加營養攝入、激活替代的能量產生途徑或將現有大分子轉化為營養和能量。

 

細胞能夠根據吸收營養的可用性來調節新陳代謝;該系統的關鍵參與者是 AMP 活化蛋白激酶 (AMPK)。在單細胞真核生物中,例如釀酒酵母,AMPK 負責在沒有葡萄糖時激活替代碳源利用途徑 。 

AMPK 已經獲得了通過直接結合腺嘌呤核苷酸 adenine nucleotides 來感知細胞中可用能量水平。根據能量可用性的變化,從而改變 ATP 與 ADP 或 ATP 與 AMP 的比率,AMPK 被刺激其激酶活性。一旦被激活,AMPK 通過多種途徑中關鍵蛋白質的磷酸化,將代謝重新定向為增加的分解代謝和減少的合成代謝,包括脂質穩態、糖酵解和線粒體穩態。除了直接調節參與這些途徑的關鍵酶外,AMPK 還通過靶向轉錄調節因子,以延長的方式重新連接細胞代謝 。 

在 AMPK 作為代謝主要調節劑的作用是必要的,而且因為 AMPK 的調節是許多疾病(包括癌症和 2 型糖尿病)的治療 。

絞股藍(Gynostemma pentaphyllu) – AMP 活化蛋白激酶 (AMPK) 活化劑

絞股藍(Gynostemma pentaphyllum (Thunb.) Makino  又名絞股蘭,以其保健和疾病治療的功效而為人們所熟知。 絞股藍傳統上是人們飲用的一種茶,因其口感宜人和減肥功效。絞股藍不僅以茶而聞名。迄今為止,在 絞股藍中分離並鑑定出多種生物活性化合物,包括皂苷(也稱為絞股藍皂苷)、多醣、黃酮類化合物和植物甾醇,這表明這種茶具有巨大的藥用價值。從不同細胞係到動物的體內和體外試驗表明,絞股藍具有多種生物活性,包括抗癌、抗動脈粥樣硬化、抗癡呆和抗帕金森病,還具有調脂作用,以及神經保護、保肝和降血糖特性。

絞股藍- 抗肥胖作用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絞股藍具有有效的抗肥胖作用。 絞股藍皂苷 gypenoside LI 有抗肥胖作用。給予絞股藍提取物時,動物的體重、脂肪量、白色脂肪組織和脂肪細胞肥大的增加受到抑制,血清甘油三酯、總膽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都低於高脂飲食動物。降脂作用與 AMP 活化蛋白激酶 (AMPK) 激活相關,這導致 SIRT1 表達增加。

絞股藍提取物含有大量達木林 A (damulin A )和達木林 B  ( damulin B)的肌動蛋白 actiponin 被遞送至骨骼肌和肝臟,並通過刺激這些器官中的脂肪酸氧化和激活 AMPK 來預防肥胖.

肌動蛋白Actiponin 降低了體重和血漿總膽固醇水平,而對食物交進食沒有任何影響。此外,絞股藍提取物可以通過促進能量消耗來預防高脂肪飲食引起的肥胖。

當服用絞股藍提取物,棕色脂肪細胞組織活性和白色脂肪組織褐變增加,抑制脂肪生成對於肥胖症的治療也是有效且有前景的。最近,進行了一項為期 16 週的雙盲、隨機、臨床試驗,以評估含有絞股藍提取物 的市售膠囊形式草藥補充劑對改善超重男性和女性身體成分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表明,與安慰劑相比,絞股藍提取物(450 毫克/天)能夠改變超重和肥胖男性和女性的脂肪量和脂肪分佈。

趙家聲 
自然健康顧問 
化學學士 
生物醫學工程碩士 
生物化學科技碩士 
材料科技碩士 
美國草本治療師 
美國自然療法博士   

詳細產品資料可聯絡我們 Tel/whatsapp 96546732,我們提供免費產品資詢,希望可以為你選擇適合你的治愈方案 

Jang H., Lee J.W., Lee C., Jin Q., Lee M.K., Lee C.K., Hwang B.Y. Flavonol glycosides from the aerial parts of Gynostemma pentaphyllum and their antioxidant activity. Arch. Pharmacal. Res. 2016;39:1232–1236. doi: 10.1007/s12272-016-0793-x.

Muller C., Gardemann A., Keilhoff G., Peter D., Wiswedel I., Schild L. Prevention of free fatty acid-induced lipid accumulation, oxidative stress, and cell death in primary hepatocyte cultures by a Gynostemma pentaphyllum extract. Phytomedicine. 2012;19:395–401. doi: 10.1016/j.phymed.2011.12.002.

Gauhar R., Hwang S.L., Jeong S.S., Kim J.E., Song H., Park D.C., Song K.S., Kim T.Y., Oh W.K., Huh T.L. Heat-processed Gynostemma pentaphyllum extract improves obesity in ob/ob mice by activating AMP-activated protein kinase. Biotechnol. Lett. 2012;34:1607–1616. doi: 10.1007/s10529-012-0944-1.

Kim Y.H., Kim S.M., Lee J.K., Jo S.K., Kim H.J., Cha K.M., Lim C.Y., Moon J.M., Kim T.Y., Kim E.J. Efficacy of Gynostemma pentaphyllum extract in anti-obesity therapy. Rec. Nat. Prod. 2019 in press.

Advertisement

留下一個答复

請輸入您的評論!
請在這裡輸入您的姓名